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17:04:37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驻村日记 >> 正文
驻村日记

驻林口县柳树镇柳毛村工作队王飞

2017年7月21日,星期五,雨

这两天雨就没咋停过,穿村而过的柳毛河成为我们的“达摩克里斯之剑”。我们的驻地离河边不到20米,汹涌的河水湍急地“吼叫”着,扰的我一宿也没睡着,只是天快亮的时候,才迷糊了一下。“堪舜,走再去河边、山洼那看看,我还是不放心”。一轱辘身坐起的我,拍了拍身边的第一书记王堪舜。其实,这几天我们一直在轮流巡查,我和堪舜都刚回来不久,但是他没二话儿,拍了拍脸,“行,再看看。”

说实话,村里村外的路我们熟得不能再熟了,闭上眼睛都走不丢。走了一圈,河两岸暂时还都比较安全。回到驻地,看到插在瓶子里的一支“樱桃枝”,不由得引起我心中一阵激荡。

那是连续降雨的一天,我们刚从周边查看水情回来,顾不上吃饭,就到村里的危房户查看漏水情况。村里的两户危房贫困户郁有连和孙德凤家,房子本身就年久失修,尤其是郁有连家,这两天正在翻修,让大雨一泡更是非常危险,让我们揪心不已。看着天始终不见晴,我们几个驻村干部带上雨具,顶着对面几乎不见人的雨,来到郁有连家。可眼前的一幕,让我气愤不已。“你们怎么还在这?你们不是说能找到亲戚家借住么?”这两口子居然在家里的院子里,搭了个简易棚子住。“这不是穷么,亲戚朋友都不近便。”郁有连满脸歉意的说。“那就和我们说啊,都这么长时间了,我们是咋样的人,你们也不是不知道。”堪舜有点急了。“不好意思总麻烦你们,这修房子都是你们帮着弄得,这点雨我们能对付。”郁有连脸有点红了。“走走走,先到村委会住着,我们也在那,大家有个照应。”我拉起他们两口子就走。郁有连家,我们太熟了,驻村两个月,光我来他家就不下20次,要不是他再三拍着胸脯保证能到亲戚家借住,昨天我就把他拽到村委会了。

刚安顿完郁有连两口子。我们又马不停蹄地来到贫困户孙德凤大娘家。她今年眼瞅就60了,儿子一直在外打工,家里就她一个老太太,头脑还有点不清楚。前天入户谈心时,就发现她家的后山墙已经开裂了,烟囱位置几乎能看到外面了。雨这么不间断地下,房顶盖的塑料布怕是不顶事了。一路泥泞,在家门口,正碰上孙大娘。她满脸惊讶地看着我们。“孩子,这么大的雨,你们咋来了?快进屋避避。”“这不是不放心您这老房子么?雨太大了,听说还得下几天呢,这不我们几个就过来看看。”借着手电微弱的光亮,我看到靠山墙的位置,湿了好大一片,还好不太严重。我们想劝她也到村委会住,可大娘就是不同意,说这房子结实着呢,没事。没法子,我们只能找来塑料布,叠成双层盖在她家的房盖上。我让堪舜扶着梯子,自己爬上房盖,铺平塑料布,再找来石块密密地把四周压住。说来简单的活儿,在风中雨中,我却整整铺了将近1个小时。常常是压住了东边,吹翻了西边,倒是有点“按倒葫芦浮起瓢”的感觉。为了加快进度,我早把碍事的雨衣甩在了一边,堪舜也灌了一脖子的雨。

等回到屋里时,我和堪舜两只“落汤鸡”,相视一笑,倒是解除了不少疲惫。孙大娘拉着我们一个劲儿地感谢,“这大雨天,我儿子都没想着给我来个音,你们却巴巴地跑来帮我弄这弄那,叫我说点啥好啊!”“大娘您说这话不就见外了嘛,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,您儿子不在家,我们来帮把手不是应该的么,咱们娘俩之间还说那个。不过可得说好了,房子要是再漏,您就得跟我回村部住。”“中,孩子,听你的。”从孙大娘家回来,已经是8点多了。我打开手机看了会儿错过的《将改革进行到底》(第三集),看着人民当家作主的一幕幕,在我们身边却还有群众住在漏雨的房子里,让我们这些驻村干部怎么能心安理得地住在高楼大厦里。“扎根驻村,只要心中有根,改革这么难都能啃下来,扶贫也一定行!”我不由得暗暗给自己鼓劲、加油。

20日大清早,虽然天还阴着,但雨停了。我们正在村委会院里洗漱,一个熟悉的身影颤巍巍地走进村委会,怀里还抱着几个野樱桃树的枝子,树枝上全是红红的樱桃。孙大娘把樱桃树枝放到屋门口笑笑,啥也没说就走了。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紧,眼圈泛红了。老百姓知道谁对她好,虽然穷,没有贵重的东西,但是他们会想办法表达他们的感谢。驻村扶贫工作虽然辛苦,但是有了老百姓的理解与支持,再苦再累也是甜的。

刚想到这儿,堪舜一声“柳毛河的水又上涨了!”我用力磕了下雨靴上的泥,“走,再去河边看看,这老天到底能闹腾出点啥!”不经意间,我又看了一眼那支在瓶中“颤颤巍巍”的樱桃枝子。


中共牡丹江市委组织部主办
地点:牡丹江市江南新区卧龙街率宾路交叉口 邮编:157022